人到中年好个秋 东楚网

首页

2018-10-28

  (东楚晚报)立秋过后,夏的溽热渐渐消退。 走在街头,能感觉到悠悠的风像小儿的手抚摸着你的脸颊、发梢,蝉的鸣叫也没有往日那么凶猛了,好半天才扯着嗓子喊一阵,很快就鸣锣收兵了。

树叶渐渐转黄,天空变得更加高远,白云如轻纱般悬挂在天际。

我感受着季节的嬗变,心像在清水里洗涤过一样轻盈,纯净。 季节走到秋天,一年已过了大半。 已近知天命之年的我,也迎来了人生的秋季。

  这天晚上,看完刘亮程的《一个人的村庄》,我到同学微信群里透透气。

群里好热闹,被鲜花、礼物、鞭炮刷屏了。

爬楼看去,原来是卫校同学吴春梅发了一条状态,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,终于晋升上副高了。 吴春梅慷慨地给同学们发了个大红包,同学们纷纷鼓掌祝贺,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。

见此情景,我被深深感染,不由想起四年前同学聚会的一幕。   那年秋天,我们分别了22年的同学们欢聚一堂。 在聚会上,同学们的变化让我吃惊:贺晓云辞职了,开起了自己的公司;瘦削文静的刘红霞当上了副院长;陈艳芳在广州开了好几家蛋糕店,每年的利润惊人,她现在已是千万富婆……听着同学们的骄人成绩,我羡慕不已。   吃饭的时候,和我关系最好的同学吴春梅坐在我身边,她对我说:我在申请晋升副高,写的一篇论文,修改了十几次才通过。

我无言以对,我也到了可以晋升的时候了,但一想到晋升的繁琐和艰难,我就退缩了。

吴春梅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我说:我记得写毕业赠言时,你的毕业赠言写得既幽默又有文采,我很喜欢看。 以前还在报纸上看到过你发表的文章,你现在还在写吗?真是哪壶不开揭哪壶,毕业后我追过一段时间的梦,在本地报纸上发表了几篇豆腐块,后来因为琐事缠身,自己又贪图安逸,便与心中的梦想渐行渐远,至今已搁笔好多年了。   听说我已好久不写东西了,吴春梅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:我喜欢看小说,还想读你写的小说呢,你现在孩子读大学去了,时间比较充裕,你可以写呀。 吴春梅的话如一道闪电,照亮了我浑沌的天空。 聚会结束后,我暗下决心,再也不能任时光荒废了,人到中年得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一把,成则我幸,败则我命。

  由于有许多年不看书写字,我的知识已严重老化,与时代脱节,写的文章一篇也发表不了。

为了尽快实现自己的梦想,我在网上报了个写作培训班,从最基础的字、词、句学起,平时一有时间就看课件,广泛阅读,细细揣摩老师教的写作技巧和方法。 基础打牢后,再从最简单的段子写起,从自己熟悉的身边事写起,对老师的每一次点评都虚心接受,认真修改。

踉踉跄跄地学习了三四年,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帮助下,我的文章终于又开始见报了,虽然发表的不多,但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。

我深信,只要自己坚持下去,持之以恒,一定会取得更多成绩。   都说一叶知秋,也说秋天是萧条的季节。 但我想说,人到中年好个秋,对于我而言,秋是丰收的季节,它丰实而华美,足以见证我到中年时的灿烂,从而使我的生活过得丰盈洒然。

这,足矣!。